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首 页
吕剧春秋 动    态 评    论
吕剧影音 电视剧 舞台剧
名家名段 音    频 视    频
吕剧知识 源    流 表    演
音乐制作 作    曲 录    音
姊妹艺术 戏    曲 曲    艺
器乐教学 剧本唱词
曲谱伴奏 图片剧照
业余票友
在线留言

吕剧春秋网欢迎您的光临! 网站2011年开通,感谢大家多年来的支持;祝我们的戏曲事业不断发展、壮大;祝大家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站内搜索
   
  吕剧影音
现代吕剧《老憨上任记》
发表时间:2014-9-20  

现代吕剧·

老憨上任记

刘芳华  王新生

(版权:垦利县吕剧团)

时问   现代。

地点   鲁北农村。

人物   刘老憨  50多岁,人民调解员。

花婶  50岁,寡妇。

村主任  男,40多岁。

锁儿  20多岁,老憨之子。

狗子  30多岁,村民。

小翠  30岁,狗子之妻。

婆婆  60多岁,村民。

巧枝  40岁,婆婆之儿媳。

二赖子  30多岁,村民。

老舅  70多岁,老憨之亲娘舅。

众村民

(铃声响过,村主任自幕后上。

村主任 (敲敲话筒)哎——我说,宣布个事,经村委会提名,刘老憨——噢,

也就是憨哥,任咱们刘家洼村新一任人民调解员。大家要没有意见呢,

鼓掌通过!

(掌声,起哄声。

(收光。

(伴唱  庄稼院,乱事多,

猪拱墙根鸡刨窝。

勺子碰得锅沿响,

家长里短闹口舌。

鸡毛蒜皮扯不清,

哎哟哟,

好说也得说,难说也得说。

(幕启。追光下,老憨美滋滋上。

刘老憨(唱)时气运气好福气儿,

半天云呀,落下了一副纱帽翅儿。

虽说是没登皇榜不在册儿,

差事小得赛针鼻儿。

芝麻再小也出油哇,

从此后,村里的闲事烦事杂事琐事找俺一个人儿。

恣悠悠俺又走顺了腿儿,

庄南头住着俺那……俺那心上人儿。

(黑暗中有人喊:“哎,哎!……”

刘老憨 (止步)花儿?

[花婶闪出。

花  婶 去,多大年纪了,还花儿。

刘老憨 嘿嘿,花还分老嫩嘛。

花  婶 恣咧?管闲事管的当官了。

刘老憨 嘁,插关门官儿,不顶事的小神仙儿。

花  婶 是神就得灵,干就得干好。

刘老憨 这你放心。(四下瞅瞅)哎,伸过手来。

花  婶 你……少没正形!

刘老憨 看看,想歪了吧。(掏出一首饰盒,打开)

花  婶 戒指?

刘老憨 来,我给你戴上。(一把拉起花婶的手)咱俩这事,啥时候办呢?

[村主任拿手电筒上。

村主任 嗨嗨嗨!黑灯瞎火地干啥咧?办证了吗?

刘老憨 哦,村长啊。

村主任 (纠正地)主任,村主任。

刘老憨 对对,村……嗨呀,叫村长不更顺口嘛。

村主任 哎,憨哥,你是先在这里忙着哇,还是咱兄弟俩去弄上壶呢?得祝贺老九荣升啊,是吧?

刘老憨 酒有的是,灌你个狗熊不认铁勺,走!

(锁儿跑上。

锁  儿 爹,弄了多大个差事啊,连饭都不吃了吗?

花  婶 锁儿,有啥好吃的?

刘老憨 嗨,俩光棍,能吃啥?调份渣蛋呗。

(众笑。突然一声响,似暖瓶破裂,随之吵闹声骤起。

村主任 这两口子,又干上仗咧。(欲上前)

刘老憨 嗨嗨,对不起,该我上任咧!

(众隐去。

(幕后飞出枕头、菜筐等物,老憨急躲闪。

(小翠喊声:“滚、滚、滚!你永远别回这个家!”身穿裤衩的狗子一个踉跄跌出来。

狗  子 滚就滚,早就和你过够了!(欲走,猛地一个寒战)翠儿,你……你想冻死我?

刘老憨 哎哎,大冷天,你这是练的哪一功啊?

狗  子 公?还母来。憨叔,你说,这号熊娘们儿能要吗?

(小翠系着衣扣上。

小  翠 狗子!你甭不要我,我还想蹬了你来!

刘老憨 耶,不过咧?

小  翠 不过了,离婚!

狗  子 离就离!

小  翠 走!

狗  子 走!(欲走又止)我先穿上衣裳。

小  翠  (拦住)你甭想进这个门!

狗  子 你……憨叔。

刘老憨 翠儿,打了盆说盆,打了碗说碗,先让他穿上。

小  翠 不,就不!

刘老憨 不怕他冻出个好歹来呀?

小  翠 冻死活该!

刘老憨 那,我给他拿去?

(小翠返身带门上锁。

刘老憨 耶嗨,铁将军把门咧。唉,这么着吧。(脱上衣)狗子,你捂上半截儿,我捂下半截儿吧。

狗  子 哎哎。(赶忙接衣披到身上)

刘老憨 翠儿啊,到底是咋回事啊?

小  翠 你问他!

狗  子 我……

小  翠 我什么我?有脸你就说呗。

刘老憨 说吧。

狗  子 (唱)我……那个那个我,

有理俺也不想说。

小  翠 啥?你还有理?

狗  子 当然咧!

(唱)人恋群,猪懒窝,

是人谁不爱凑伙?

更何况,一冬地里没有活,

总不能啊,炕上躺,地下磨,一天到晚地瞅老婆。

闲来无事搓两把吧,

哪知道,戳了她这个马蜂窝。

摔盆子砸碗不和我过,

憨叔哇,您说说,

大男人哪能不窝火,由她紧揉搓?

刘老憨 噢,你是说怨她?

小  翠 放屁!哦不,我是说他!憨叔……

刘老憨 哎等等,翠儿啊,你治他,别连你憨叔也捎着哇,我……都哆嗦成个蛋咧。

(小翠回身开门。

狗  子 那连我的……

小  翠 你?等着吧!

狗  子 嗨哟憨叔,你……你看呐!

(小翠抱出被子。

小  翠 (递)憨叔,将就着点吧。

刘老憨 嗨嗨,这好。(欲披)

狗  子 憨叔,咱换了吧!

(小翠一把扯走被子。

刘老憨 拉倒吧,咱别都挨冻。(自顾裹上被子)哎,刚才说到哪咧?噢,他说怨你呀。

小  翠 甭听他胡说八道!憨叔,你是不知道哇。

(唱)这半年,狗子的本事又见长,

玩疯了,扑克牌九和麻将。

一天不摸手发痒,

到夜里,俩眼熬得象铃铛。

让他种园他打盹,

去卖菜,回回钱里少几张。

抽空就去赌,

输个光腚光。

无奈何,俺把着家门盯着他,

没脱了,他踩着鸡窝爬了墙。

憨叔哇,你想想,

摊上这样的败家货,俺离了两便当。

狗  子 对,离!谁不离是个舅子!

小  翠 走哇。

狗  子 走?那也不能光着腚去呀,开门!

小  翠 下辈着吧。

狗  子 你不开门,我撞咧?

小  翠 你敢!

狗  子 看我敢不敢!

(狗子拉开架式撞去,小翠抄起菜筐扣其头上。狗子顿时急了,抡筐打去,小翠躲于老憨身后,一时间拳脚相加,将老憨卷入其中。

老  憨 (冷不丁一声)出人命啦!

(二人倏然住手。

老  憨 (慢慢从被子中露出头)打呀,打呀!噢,不打咧?动不动就闹离婚、抡皮锤,有个过日子的样嘛!

小  翠 (同时)谁跟他过!

狗  子 (同时)谁跟他过!

狗  子 憨叔,这事你甭管。

小  翠 你也管不了。

老  憨 是嘛,我还想试试呢。

小  翠 你能管了他?

刘老憨 听我说嘛。

(唱)这个理呀,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三岁的孩子也懂好孬。

梆子不抠打不响。

榆木脑袋得使劲敲。

狗  子 (心虚地)憨叔,你别光听老婆旦子的呀。

小  翠 甭理他,说!

刘老憨 好来!

(唱)看狗子,穿的俏,

这冷冻疗法也实在高。

他两眼发直嘴发紫,

蹦蹦哒哒地直跺脚。

狗  子 哎哟,还是憨叔疼俺呀。(趁机钻进被子)

小  翠 哼,他赚的!

刘老憨 翠儿。    .

(唱)其实他也不容易,

论赌钱,不过是个二把刀。  ’

狗  子 可不,光输。

刘老憨 能啊!

小  翠 憨叔,你……

刘老憨狗子,一把押多少哇?

狗  子 哦,也就是……三十二十的呗。

刘老憨 少。

狗  子 少?

刘老憨 少哇!

小  翠 还少?

刘老憨 输个千儿八百的还叫钱嘛。

小  翠 你……(一把扯过被子)憨叔,该忙啥忙啥去吧,啊?

狗  子 哎,别别,说,继续说。

刘老憨 (唱)叫小翠,先别恼,

甭嫌憨叔话絮叨。

男人顶家过日子,

玩两把,也没什么大不了。

小  翠 他这是玩吗?是往里填钱!

刘老憨 该填就填呗。

小  翠 填没了咋办?

刘老憨 卖屋呀。

狗  子 啥?卖屋?

小  翠 啥?卖屋?

刘老憨 啊,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啊。

(唱)填没了钱呐,甭着忙,

扒屋拆墙卖房梁。

狗  子 你……你这是啥话?

刘老憨 实话。

(唱)倘若房钱再输上——

不是还有俺那侄媳妇嘛。

狗  子 你!……

刘老憨 狗子!

(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狗  子 你这是人话吗?

小  翠 你咋还挑着俺狗子干坏事呢。

狗  子 你算啥调解员啊!

小  翠 你这不是拆俺这个家、毁俺这个家吗?

狗  子 想看热闹哇?告诉你吧,我不赌咧!

(老憨噗哧笑了。

狗  子 笑啥?

刘老憨 咋,不离婚咧?再赌,公安局里就给你留着位咧。

狗  子 嗯?

刘老憨 给我那袄吧!(扯过上衣)

小  翠 (恍然)好你个老憨叔啊!

(老憨、狗子猛地打个喷嚏。

(切光。

(灯亮。

[巧枝拿烟追村主任上。

巧  枝 村长、村长……村长!

村主任 (拧着眉头停住)啧!我还等着进城办正事呢!

巧  枝 你发句话不就行咧,俺那宅基地……

村主任 你还宅基地?哼,把你婆婆都气跑了。

巧  枝 这能光怨俺嘛,俺那个婆婆……

村主任 忘了村规民约咧?等挂上孝敬星再说吧你。(欲走)

巧  枝 哎哎!俺还不愿挂星嘛,可俺婆婆请都请不回来呀。

村主任 那,你是没找到正佛。

巧  枝 谁是正佛?

(传来咳嗽声。

村主任 乜不。

巧  枝 他?

村主任 快烧香去吧。(下)

巧  枝 憨哥,憨哥!憨……

[锁儿上。

锁  儿 (没好气地)哎哎哎!一大早,你堵到门上吆喝啥?

巧  枝 锁儿,你爹呢?

锁  儿 干啥吧?

巧  枝 哦,这不,俺碌碡呢去相亲,人家女方问有新房子么。可宅基地呢村长高低不批,说得挂了星才给办……

锁  儿 那你就挂呗。

巧  枝 可……碌碡他奶奶,不是跑出去不回来了嘛。

锁  儿 噢,让俺爹去劝劝你婆婆?

巧  枝 对对,劝她赶紧家去。

锁  儿 (挖苦地)知道尿下甭睡觉哇。

巧  枝 你……你这孩子呢。

锁  儿 这号破事,少来找俺爹!(拧身欲下)

(老憨头扎毛巾,勾着身子提农具上。

巧  枝 你爹咋那么金贵呀?

锁  儿 爹,你还发着烧……

刘老憨 干你的活去。

(锁儿不情愿地接农具下。

巧  枝 (讨好地)来,点上,将军的。

刘老憨 元帅的也不动咧,让我喘口气吧。(咳嗽)

巧  枝 哟,我给你请大夫去。

刘老憨 别咧。咋,碰上难剃的头啦?

巧  枝 是呢。俺碌碡也老大不小的咧,要没块宅基地,找个媳妇也拴不住啊。

刘老憨 嗯,不为小的能想起老的来么?

巧  枝 憨哥,这么说俺可就冤煞咧!

刘老憨 冤?

巧  枝 啊。

(老憨起身欲走。

巧  枝 哎,憨哥……

刘老憨 闹到这份上,我怕也管不了咧。

巧  枝 憨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碌碡大小腿脚就有毛病,找个媳妇容易吗。再说,俺那俩孩子……

刘老憨 咋咧?

巧  枝 大的给我要媳妇,二的给我要奶奶,再叫不会俺婆婆,俺、俺那日子可咋过呀!(哭)

刘老憨(撇撇巧枝)你都没法了,我有啥咒啊。

巧  枝 憨哥,俺求你了!(欲跪)

刘老憨(扶住)哎别别,跪我不白大嘛,巧枝啊!

(唱)有病求医切莫乱打针儿,

对症下药才能去病根儿。

倘若不打也不闹,

你婆婆咋能不进门儿?

巧 枝(唱)虽说办了两句嘴,

俺婆婆也不是个说理的人儿。

只为三句两句的话,

她离家出走使性子儿。

刘老憨(唱)你婆婆自打年轻没脾气儿,

为人向来让三分儿。

街坊四邻都说好,

怎么会,半路变成另一个人儿?

巧  枝(唱)在外谁不做好人儿?

回家外人不摸底儿。

俺婆婆,倚老卖老光挑刺儿,

闹得俺,搭上辛苦不落人儿。

刘老憨 哦,怪不得你说冤呢,你婆婆韩真不好伺候来。

巧  枝 可不呗。

刘老憨 那就别接她咧。

巧  枝 嗨,不是为了那块该死的宅基地嘛。

刘老憨 也是。

(唱)批了地,好盖屋,

盖了屋,娶媳妇。

耶!

你得早打谱——

巧  枝 打啥谱?

刘老憨 你想啊,前有车后有辙,小的跟着大的学,你不得找个去处嘛。

(唱)也免得走你婆婆的路,哭都没个地方哭。

巧  枝 你是说……她敢!

刘老憨 你刚过门的时候,不也跟那猫啊似的嘛。有你管不了的时候哇。

巧  枝 这……

刘老憨(忍住笑)早打谱,早打谱吧,啊?

巧  枝 嗯?你……(回过神来)憨哥,你就甭敲打俺咧,俺接回婆婆去,好生伺候还不行吗?

刘老憨 当真?

巧  枝 你不说小的学嘛。

刘老憨 好,冲你有了这份心,我去试试?

巧  枝 哎呦,憨哥,就等你这句话咧。

刘老憨 不过,你还真得拿出个样来。

巧  枝 那是那是。

刘老憨 还有,你得先去请到圣旨。

巧  枝 圣旨?

【老憨对巧枝耳语。

巧  枝 顶用吗?

刘老憨 试试呗。

【收光。

【婆婆郁郁上。

婆  婆 唉!

(唱)败了的花,黄了的草,

落了的叶,干了的苗。

白了的头哇花了的眼,

弓了的腿啊弯了的腰。

人不愿老也得老,

老来的日子时难熬。

手脚不灵干不动活,

惹得那媳妇白眼瞟。

坐着嫌碍事,

站着嫌挡道,

走着嫌哆嗦,

躺着嫌养膘。

横竖难遂人家的意,

倒不如离家门,俺少当受气包。

【花婶端药上。

花  婶 婶子,趁热把药喝了吧。

婆  婆 我这头疼脑闷得算啥病呀,老让你忙活。

花  婶 这有啥?你看家里有了老人,我这冷屋子也像个家了。

婆  婆 人得心气不一样啊。(落泪)

花  婶 嗨,谁家勺子不碰锅沿呀?叮当两下,不便清锅冷灶的强吗。这两天呀,兴许巧枝就来接你回去。

婆  婆 可别,俺是不进那个家咧。

【老憨强打精神上。

刘老憨 嗨嗨,这可不是真心话。婶子,不想孙子咧?

【婆婆深深叹口气。

刘老憨 家,总归是家呀。

婆  婆 哎,憨,你拖着个病身子,咋还往这里跑哇?

刘老憨 放心,一时半会儿还撂不倒。

【花婶伸手去试老憨的额头。

刘老憨(挡开)嘿嘿,别电着。

花  婶 你这人啊,疼都疼不进去。

刘老憨 别光说我了,先说说婶子的事吧。

婆  婆 啥事儿?

刘老憨 好事儿,你巧枝这就过来接你。

婆  婆 老憨,这都是你撺掇的吧?

刘老憨 不不!今回,还真是你巧枝自己……

婆  婆 哼,我还不知道她?

花  婶 人是能变得呀。

婆  婆 可不,越变越不通人气!

刘老憨 婶子!

(唱)过去的黄历不能翻,

翻来翻去过错了年。

花  婶(唱)看人也别门缝里瞅,

瞅来瞅去准看扁。

刘老憨(唱)巧枝诚心想认错,

婶子啊——

刘老憨(唱)何不回家去团圆?

花  婶(唱)何不回家去团圆?

婆  婆 她能诚心认错?

刘老憨 不信?今天我让她背回你去。

婆  婆 她?背我?那得太阳从西边出来。

刘老憨 你按我说的试试呀。哎,等会儿巧枝来了哇……(比划)

婆  婆 俺可装不了。

刘老憨 嘘——

【巧枝上。

巧  枝 娘。

花  婶 哦,巧枝来了。

【老憨顺势将婆婆摁倒,惊呼。

刘老憨 婶子,婶子!你这是咋咧?

巧  枝(扑过去)娘、娘!……

刘老憨(忙拉开)哎,先别碰她。

巧  枝 我找大夫去!

刘老憨(忙又拽住)别慌,一会就好。

【巧枝咧嘴欲哭。

刘老憨 哭,还有脸哭!你婆婆一见你就挺过去咧,你……你让我咋说你呢。

巧  枝(扑通跪倒)娘!怨我,怨我,都怨我呀!

(唱)娘啊娘,

你莫气莫恼莫心伤,

不孝的媳妇还断肠。

你气我闹我也不为过,

糊涂的巧枝愧难当。

一辈子,你累死累活为儿女,

我咋就嫌弃老人不体谅。

一辈子,你托大带小撑门户,

我咋就言语冰冷脸如霜。

娘啊娘,俺的婆母娘,

你若是有个好和歹,

我怎有脸活世上,教人戳脊梁。

【婆婆几次欲起,被老憨按住。

刘老憨 婶子,听见了吧,巧枝可事实心实意呀。(遂又悄声地)巧枝,请来了吗?

巧  枝 哦,这不。(拿出一张纸)

刘老憨 婶子,你那孙子给你下圣旨咧。念!

巧  枝“奶奶,俺想你,俺想你呀奶奶……”

婆  婆(忽地坐起来)孩子,俺也想你们呀!

巧  枝 娘,你醒了,你醒了娘!

婆  婆 巧枝,走,家去,咱家去!

刘老憨(忙阻止)婶子,你刚缓过来,千万动不得!巧枝……(摆摆手)

巧  枝 哦,娘,我背你回去。

刘老憨 哎,慢点,慢点。(顺手与花婶将婆婆扶上巧枝后背)

巧  枝 谢憨哥,谢谢……

花  婶 不谢不谢。

刘老憨(将一册子塞给巧枝)“赡养法”,回去呀,好生看看。

巧  枝 哎哎。(背婆婆下)

【刘老憨不禁大笑,突然身子一晃,被花婶扶住。

花  婶 哟,这么烫?还不赶紧上炕躺躺。

刘老憨 上炕?咱孤男寡女的……

花  婶 该死的,还有心闹!

【切光。

【一阵哄笑。灯亮。

【众村民舞上。

女村民(唱)吃罢了饭,喂饱了蚕,

一路欢歌下大田。

男村民(唱)撒足了肥,采完了莲,

红荆树下抽袋烟。

众村民(唱)忙里偷闲,侃侃大山,

话匣子一开——

哈哈哈……

没有个完。

村民甲 哎哎,别看老憨焉儿吧唧的,鬼点子还真不少。巧枝那娘们多难缠啊,硬是让他调教的跟那顺毛驴呀似的。

村民乙 狗子也不是那省油的灯啊,咋着哇?不也成好孩子了嘛。

村民丙 这号缠手的事,村长也办不了哇,也就是人家老憨呗。

村民丁 乜叫本事,不信换个人试试。

【村民甲左右戳戳,示意。

村民甲 村长,嘿嘿,回来咧。

村主任(拉下脸)嗯。

【众村民相继散去。

【老憨上。

刘老憨 村长,巧枝那块宅基地批了吧?

村主任(斜他一眼)招商引资还不够我忙的嘛。(欲走)

刘老憨 哎!你就给她批了吧。

村主任(悠悠的)老憨,你说了算啊还是我说了算?(扬长下)

刘老憨 耶,吃枪药咧?

【幕后有人喊:“走没找你爹去!”二赖子与锁儿揪扯着上。

二赖子(赖叽叽的)老憨!你看你那儿,你看看你那儿!

刘老憨 松手!为啥?

二赖子 嗨哟喂,俺那两畦子菜,全让花婶的山羊猴子给啃光咧!

【花婶上。

花  婶 他胡说!(冲二赖子)你那菜呗,两畦子没有三棵菜,大白菜长的和那曲曲菜呀似的。

二赖子 哎,那才值钱咧,物以稀为贵呀。赔,你赔!

锁  儿 赔你个屁!

刘老憨(制止地)锁儿!

锁  儿 他把花婶那羊都打瘸了,乜可是波尔山羊,两千多块钱一只啊。

花  婶 羊也就是不会说话呗,你咋这么狠啊。(抹泪)

二赖子 狠?也就它窜的快吧!

(唱)两棍子没打着,跑了那只贼山羊,

气得我提鞋撵吧,差点把命搭上。

若不是它四条腿呀,噌地声没了影,

我早就扒它的皮,开它的膛,剁吧剁吧炖了那全羊汤。

锁  儿 我揍你个二赖子!

【二赖子吱溜钻到老憨身后。

二赖子 哎,你管吧,你管啊吧?

刘老憨 你服管吧?

二赖子(眨眨眼)你……你不能偏心眼。

刘老憨 那,恁打吧。(欲走)

二赖子 哎我服、服管!

刘老憨 那好。这事啊……哦,锁儿,你就甭掺和了。

锁  儿 爹……

刘老憨 走。

{锁儿怏怏下。

刘老憨  羊啃了菜嘛——

(唱)一句话说到家,你对不对,

二赖子  咋样咋样?点钱吧。

花 婶   俺那羊给打伤了,咋说?

刘老憨  打瘸了羊吗——

(唱)那句话说回来,也不对。

二赖子 (蹦)耶,耶!还能扯平了吗?

刘老憨  你那点菜呀——

(唱)撑破天值三十······

二赖子  啥?三十块钱?

刘老憨  (唱)你甭咧嘴,

二赖子  俺······俺那也是两畦子咧!

刘老憨  行咧!成天懒得腚里爬蛆,你地里那种草卖巴卖巴,也比你那菜值钱。

二赖子  那也不能三十啊!

刘老憨  不要哇?

(唱)不愿要莫后悔,两头扯平咱一风吹。

二赖子  哎,要、要!(嘟哝地)可亏煞咧。

刘老憨  他婶子,拿钱。

花 婶   我还拿银子来!

刘老憨  耶,还不服判啊,那······我先给你垫上?(掏出钱)

{二赖子伸手去抓。

刘老憨  慢着。这二十得请兽医,给羊治腿。

二赖子 (急得跺脚)哎呀哎呀,又治了羊腿了又!

刘老憨  (一抖那十块钱)不要咧?(欲掖)

(二赖子忙扑过去抢过来)

花 婶   你有钱你拿吧,反正我是不赔他!(欲走)

刘老憨  哎,他婶子,你还没给人家道歉咧。

花 婶   给他道歉?他那个样呗。

二赖子  我那样咋咧?你要不老老实实给我赔不是,你那羊啊,那三条腿不定那霎都断了!

花 婶   你!······(被老憨拖住)

二赖子  我咋我?我还怕你个烂寡妇嘛!(撒腿跑下)

花 婶   二赖子,你、你不是人!(甩开老憨)你就和他一块欺负我吧!(哭)

刘老憨  他婶子,他婶子······哎呀,羊啃了人家的菜,能不道歉嘛。

花 婶   冲他,我就是不道歉!

刘老憨  你乜叫不论理。

花 婶   你说啥?

刘老憨  不道歉,这事能了吗?再说咧,谁让你跟我好来呢?咱不得高姿态嘛。嘿嘿,花儿,你这也快当官太太咧,是吧?

花 婶   刘老憨!

(唱)你不用装五作六充能耐

没 人 拿 你 当 棵 菜

你不分里呀不分外

不分好哇你不分歹

宠着个赖皮糟践我

叫 我 当 街 难 下 台

说什么只为和你老憨好

破财受屈还得要高姿态

你   可   知

俺一生坎坎坷坷多无耐

儿子死丈夫亡净招灾

半 生 希 望 半 生 盼

找 一 个 通 情 达 理

知心知肺如如贴贴

那么一个理想的人

暖  俺  心  怀

既然是凑到一块净生气

不 如 趁 早 两 分 开

你就是家有万贯我不爱

更  不  稀  罕

你这有名无实一文不值

屁事不顶的官太太

刘老憨  哎,哎!他婶子······(紧追)

{花婶进院,回手关门。

刘老憨  哎呦!(捂头蹲下){花婶欲开门又止,侧耳听。

刘老憨  花儿,开门,开门啊。

花  婶  从今往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

刘老憨  甭那么绝情,你听我说嘛。

{花婶闩门,至一旁不理。}

刘老憨:(扒着门缝)花儿,花儿!......(见仍不理,爬上墙头)嘿嘿,花儿。

花  婶  你。。。。。。下去!

刘老憨  俺从你那面下去。

花 婶   (抄起杈把)你敢!

刘老憨  你也不敢。

花  婶  还不快滚下去,就不怕人家看见吗?

刘老憨  那就让我进去。(欲下,被杈把抵住)(刘老憨抽个冷子又欲下,仍被逼回。)

刘老憨  好,今天俺就呆在墙头上咧。

花 婶   只要你能豁出这张老脸去,我就陪着你!

刘老憨  (无奈的)嗨嗨!

(唱)刘老憨呐刘老憨

墙头上骑马甭配鞍

今遭登高我下不去

落   了   个

劈着腿呀扒着砖呐

身子一动她抡杈杆

哎   哎   哟

下不着地来上不着天

活 该 今 生 有 此 难

谁   叫   俺

吃饱了撑的找麻烦

年过半百还管闲事

当   了   这

无级无品无职无权

无   车   无  轿

无印无钱的嘴皮子官

满以为好心理当有好报

谁   想   到

惹得俺花儿翻了脸

我迎头碰上了顶门闩

难   怪   说

烦恼皆因热心肠啊

果   然   是

好人真难做做好人真难

【锁儿上。

锁 儿     爹,你咋窜到墙头上去咧?

刘老憨   你婶子不让我进去呀。

花 婶    锁儿,快把你爹拖下去!(锁儿欲上前)

刘老憨   等等,论私,我是你爹,论公,我是调解员,正在现场办公,懂不?

锁 儿    哎哟爹呀,你可真是个爹呀!

(唱)爹 呀 爹 你 太 荒 唐

五老六十你学爬墙

花  婶   (唱)青天白日成啥样,

你不怕,众街坊,

嘁嘁喳喳说短长?

锁 儿    就算是,俺也设下这张脸,你想想,你咋能对住俺未来的娘?

刘老憨  (唱)定情的戒指以退回,

小子哎,

你爹的婚事要泡汤。

锁 儿    咹?为啥?花婶,恁那新房我都替你布置好咧。

刘老憨  就冲孩子这份心吧。我扔咧?接着!(扔钥匙)

(花婶拾起钥匙扔回。老憨探身去接,扑通掉进院里。)

刘老憨  哎呦!(随之不动)

锁  儿   爹!(一下窜上墙头)

花  婶   (抱住老憨)老憨,老憨!你醒醒啊。

刘老憨   (睁开眼)嘿嘿,还活着呢。

{花婶一把撂下老憨。

刘老憨   哎呦!

花  婶   (忙又扶住)你,伤着哪咧?

刘老憨   没事。哎,花儿,你还得去道歉啊。

花  婶   咳,你呀,俺算是缠不过你。(欲起身)

刘老憨   别动。(幸福的偎过去)

(锁儿伸伸舌头,悄悄溜下墙头)

{收光。

{灯亮。

{锁儿赌气上,老憨追上。

刘老憨    锁儿,锁儿!

{锁儿倔倔地停住。

刘老憨    锁儿,闲着没事咋还不做饭呢?连骨渣蛋也不给吃了吗?

锁  儿   想吃,自己调啊。

刘老憨   好,好小子,把你爹风干起来啊。

锁  儿   爹,我问你,凭啥这么判?咱那块宅基地临街靠道,硬要跟后邻换了,亏不亏啊?

刘老憨   谁让你想垛小楼来呢,挡了人家后邻,人家能愿意吗?

锁  儿   那,我那媳妇要是为这吹了呢?

刘老憨   吹了换新的。

锁  儿   你······(欲走)

刘老憨   哎,上哪?

锁  儿   上天!(掉头便走)

(村主任上不慎被一头撞倒。

村主任   哎,咋王仁身上拱啊?

锁  儿   往墙上拱,我就更甭活咧!(下)

村主任   咦,戳着她哪根筋了?

刘老憨   为我换宅基的事呗。

村主任   怎么,后院也起火咧?

刘老憨   (一拍腿)坏!这小子准去搬救兵去咧。

村主任   搬谁啊?

刘老憨   俺舅哇!

村主任   嗨嗨,那热闹咧。

刘老憨   呀,来咧!

{一声叫骂:“好你个浑小子!”嗖地飞来一只鞋。

{老憨忙缩头闪过。

{切光。

{幕后喊声:“站住!你给我站住!”

{灯渐亮。

{刘老憨内唱:“听身后声声喊紧追紧撵——”奔上。

刘老憨   (唱)直吓的,一身冷汗、两腿酥软、连滚带爬、狼狈逃窜。

{喊声逼近:“站住!我看你往哪跑!”

{刘老憨慌不择路,钻入红荆树后,见远去,溜出,瘫软在地。

刘老憨   (唱)见 老 舅 眼 前 过

大 气 不 敢 喘

好   容   易

躲过了皮肉之苦这道关

只   因   他

一向偏爱稀罕锁儿

捧着宠着他这个心尖尖

这 事 老 舅 一 插 手

只   怕   是

无理三扁担有理扁担三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我的个天谁听俺诉冤

叹只叹从来人情大于理

理直难过那人情关

原本是小事一点点

这   一   闹

请 神 容 易 送 神 难

事到如今可怎么办

总   不   能  啊

荆 条 棵 里 不 露 面

缩 头 藏 上 一 百 年

唉!(沉思,见鞋)哎,有了!(找下)

{收光。

{灯光。

{老舅赤一只脚气哼哼瘸上,锁儿跟上。

锁  儿    舅老爷,俺爹可是你一手拉巴大的,你最有数,你可千万拿定了主意啊。

老  舅    嗯。

锁  儿    哪怕俺爹说是那龙吱吱的叫,你也别信他!

老  舅    嗯!

锁  儿    只要他不换回他那块宅基地,说啥也甭饶了他!

老  舅    嗯!

锁  儿    舅老爷!

(唱)并非恁锁儿好治气

俺   爹   他

这事办得也太出奇

老辈留下的宅基地

嘴一撅风水转到人家去

任凭俺说下天来他不理

耶!

嘴一撅,风水转到人家去。

任凭俺,说下天来他不理——

老  舅 锁儿。

(唱)今日我替你出出这口气,逼他换地皮。

[老憨一手提鞋,一手拿木棍上。

刘老敢 舅,鞋,我给你找回来咧。

老  舅(一拍桌子)你这浑小子!……

刘老憨 舅,我还替你请来个家法呢。(递棍)

老  舅(劈手夺过)少给我打哈哈,我饶不了你!(欲打)

刘老憨 哎舅,打归打,千万别动气,我就怕你气出个好歹来。抡几下权当锻炼锻炼吧,笑着打,啊舅?

锁  儿(悄声地)舅姥爷,俺爹又给你耍心眼儿咧。

老  舅(警觉地)嗯?

刘老憨 锁儿,你就给你爹添油加醋吧。

老  舅(呯地一磕木棍)说!你为啥胳膊肘子往外拐,逼得俺锁儿哭天抹泪的?

刘老憨 哎呀俺那亲舅喂,你听他的,不把年也过差了么?

老  舅 不听他的,听你的?

刘老憨 哪能啊。

(唱)你老人老心不老,

明白事理见识高。

谁涮舌头也蒙不了,

是非历来不混淆。

俺爷俩捆到一块不如你,

还请老舅多教调。

[锁儿对老舅悄悄耳语。

刘老憨 锁儿,你算是扒着你爹那根咧。你就戳弄吧,我先给你攒着,啊?

锁  儿 舅姥爷,你看俺爹呀!

老  舅 还反了你咧!

(唱)甭吹胡子瞪眼吓唬猫

没人怕你这一招

也别给你舅戴高帽

你   小   子

几根肠子我摸的着

休打谱将我搅得乱了套

我心如明镜主意牢

这一顿棍子你脱不了

过来!

撅起腚来你等挨敲

刘老憨 舅,锁儿还在这里……

老  舅 少废话!

刘老憨 好,只要恁觉着合适,我就守着俺锁儿趴下咧!(伏地)

[老舅呶嘴示意,锁儿下。

花  婶 哎呀,你……舅,他也是五十大几的人咧,哪能这么个管法呀?

刘老憨 舅,咋不打咧?下棍子量吧。

老  舅 我让你油嘴滑舌!(举棍)

花  婶(拦)哎,舅,舅!……还不快滚起来!

刘老憨 好,俺滚起来。(爬起,扯扯花婶)你咋才来呢?再晚一步就真挨上咧。

花  婶 是嘛,那是我来早了。

刘老憨 你……

[二人噗哧笑了。

老  舅(猛一拍桌子)你当这事拉倒咧?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咱那块宅基地换回来,我跟你没完!

刘老憨 舅,那块宅基地呀,就是让咱换咱也不能往回换啊。

老  舅 嗯?为啥?

刘老憨(故作神秘地四下瞅瞅)舅哇!

(唱)换 宅 基 咱 占 便 宜

小九九全在我心里

咱前院临街靠道不为好

数  三  辈  儿

老   刘   家

没钱没势没个当官的

可   知   道

后邻占着块风水宝地

老  舅 啥?他那是风水宝地?

刘老憨 没想到吧?

老  舅 又编瞎话。

刘老憨 天地良心!我请人家风水先生偷着看来呀。不信,你问他。(挤眼)是吧他婶子?

花  婶 哦……哎、哎哎。

老  舅 这……能是真的?

刘老憨 嗨,人家花儿能胡弄你嘛。舅,有道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咱锁儿呀——

(唱)不   小   心

一跟头掉进那蜜罐里

老  舅 后邻那块地,啧,看不出多好来呀。

刘老憨 是啊,我也是那么想啊,可人家风水先生说得就玄咧,说横看咋着、竖看咋着、左看咋着、左看咋着,哎哟,说得是有鼻子有眼、头头是道。舅,咱还能跟上人家能了嘛。(又推推花婶)

花  婶 是……是啊,干啥的懂啥呀。

老  舅 你咋不早说呢?

刘老憨 不逼到份上,这话能说嘛。

老  舅(点点头,沉吟地)这么说,这话还真不能漏出去来。要不,人家跟咱换吗?

刘老憨 对呀舅!那,锁儿那边儿?

老  舅 不是有我嘛,我这就找他去。(欲下)

刘老憨 舅,鞋。

老  舅 噢。(穿鞋叮嘱地)这事就咱爷仨知道,甭再提咧。(下)

[老憨一捂嘴,差点笑出声来。

花  婶 哎,你多咱看的风水呀?

刘老憨 嗨,我能信乜些鬼吹灯嘛,可俺舅信啊,不编两句,能过了这一关嘛。

花  婶 那要是以后漏了馅呢?

刘老憨 楼都撮起来咧,他还能吃了我?

[收光。

[灯亮。

[刘老憨同花婶提大包小包上。

刘老憨 等那天穿巴上,你还不跟那小闺女呀似的。

花  婶 去,就会哄人。

[众村民拥上

二赖子 憨叔,憨叔!你光顾娶媳妇了,咱村里塌天咧!

刘老憨 出啥事咧?

狗  子 靠路边的那块地,让村长给卖了!

刘老憨 卖咧?

二赖子 让他分钱!分钱!

刘老憨(制止地)赖子!其实啊,卖地也是为了村里发展。

村民甲 那也不能说卖就卖了啊!

村民乙 上午俺去问,他一声没吭,走咧。

二赖子 准是他掖起来了,告他去!

狗  子 不!施工队都开进来了,先给他停工去!

[有人响应:“对,给他停工去!”

刘老憨 慢着,我先去找找村长,让他跟大伙交个底,啊?

村民丙 哎,村长来了!

狗  子 咱走。

[众村民离去。

[村主任上。

村主任 他们,干什么啦?

刘老憨 哦,想不让施工呢。

村主任 噢?(看老憨一眼)不是有人挑着闹事吧?

刘老憨 村长,大伙是对卖地有意见。

村主任 是大伙有意见呐,还是你有意见?

刘老憨(一怔)噢,我也有看法。村长,你总该给大伙通个气吧?

村主任 老憨,你管事可越管越宽咧。

刘老憨 大伙想讨个明白嘛。

村主任 嘿,倒管朝廷了。

刘老憨 村长,你不能……

村主任 我不能,你能,哼!想干就干,不干说话。不知道姓啥咧!(下)

刘老憨 村长,村……(颓坐)

[狗子复上。

狗  子憨 叔,憨叔……

[老憨摆手不语。

狗  子憨叔,你别为难,我这就去叫大伙,给他停工!(下)

刘老憨 哎!……

[收光

[灯渐亮。

[村主任闷头喝酒,听麻雀乱叫,捡土块打去。

村主任  (唱)半 壶 凉 酒 落 肚 中

一 股 火 气 往 上 升

房顶上的家雀直扑楞

哼!

你翅膀再硬也成不了鹰

扪   心   问

我主任在位五年整

为村民拚死拉套从未松

虽 说 不 求 人 称 颂

也 不 能 由 着 人

扒豁子抽砖胡折腾

调   解   员

不过是小小一个大百姓

他管来管去想成精

总不能由着性子任他闹

再  不  行  啊

我 拔 了 这 个 萝 卜

掘 了 这 棵 葱

[刘老憨提酒、拿烧鸡上。

刘老憨   村长。

村主任  (冷冷的)嗯,来咧。

刘老憨   耶,喝上咧?咱也凑个局。(将酒、肴放于桌上)

村主任  (瞅瞅东西,看看老憨)怎么,想过来咧?

刘老憨   哦,想过来咧。

村主任  (一笑)这还差不多,我就说嘛,聪明人能办糊涂事吗?来,一块弄上盅吧。

刘老憨   村长,今天我是来······

村主任   知道知道。明白了就好,我不会老往心里去。来来,喝。

刘老憨   村长,我······

村主任  (摆摆手)你那意思我明白。其实啊,你用不着送礼,也用不着认错,只要来了,这一页就算掀过去咧,是不?

刘老憨   (笑笑)你说,你说。

村主任   我说憨哥,你这个差事啊——不大,可也是我让你干的,你得知道哪块云彩下的雨呀。你说,你是该给我分忧哇还是给我添乱呢?你也不想想,让你上去是一句话,让你下来不也是一句话嘛。

刘老憨   村长,今天,我就专为这事来的。

村主任   噢?

刘老憨   村长,调解员这个差事啊——

(唱)赖 汉 子 干 不 了

好 汉 子 不 愿 干

局外人怎知这其中的难

虽 说 只 是 动 动 嘴

谁   知   道

抢 场 院 占 地 堑

摔 了 盆 砸 了 碗

猪狗牛羊柴米油盐

杂七杂八撕扯不完

刘老憨原本没有金钢钻

这  瓷  器  活

怎 敢 紧 往 身 上 揽

打 酒 买 鸡 到 府 上

只   为   着

向村长大人来辞官

村主任   啥?辞官?

刘老憨   对,我还得谢谢你咧。

村主任   谢我什么?

刘老憨   (唱)一谢你有心罢了我的官

帮我卸下了一座山

从 此 心 中 无 牵 挂

舒 舒 坦 坦 多 悠 闲

村长,敬你一杯!

村主任   这······

刘老憨   (唱)二谢你成了我亲人的愿

帮我成全了好姻缘

日 后 随 时 可 相 聚

甜甜美美美美甜甜

得   团   圆

村长,再敬你一杯!

村主任   憨哥,你······

刘老憨   (唱)三谢你及时解了难

帮我绕过了一道关

停工一事俺不过问

轻轻松松松松轻轻

保   平   安

村长,再敬你······

村主任   别敬咧!

刘老憨   唉,哪能不敬呢?也就是你体谅我呗,帮我卸了这副担子,什么闹事打仗啊,停工啊告状啊,那些死猫烂狗的事我是在也不管了,多清心啊!村长,我能忘了那块云彩下的雨吗?来来,干!(欲饮)

村主任   (摁住)怎么?你真想一推六二五?

刘老憨   嘿嘿,无官一身轻嘛。

村主任   那······那一摊子烂七八糟的事呢?

刘老憨   孩子哭了抱给他娘啊,不是有你嘛。

村主任   村里那大师就够我呛的咧,我哪有时间管些乜个呀。

刘老憨   那就不是我的事咧。(自酌自饮)

村主任   (夺过酒杯)老憨,你甭想撂挑子。

刘老憨   (抓回杯)你饶了我吧。

村主任   (一拍桌子)我还得求你吗!

刘老憨   不敢不敢。

村主任   老憨哥!

(唱)你不干村中乱事无人管

你不干等于塌了半边天

你不干干群矛盾怎化解

你不干又谁前去平事端

眼  下  正  关  键

不  慎  将  麻  烦

处  置  停  工  事

仰  仗  你  老  憨

告诉你这话就是尚方剑

你 想 干 也 得 干

不  干  也  得  干

刘老憨   嗨呦,你还得逼煞俺吗。

村主任   没错,马靠骑、人靠逼!

刘老憨   那······好吧,我干得有个条件。

村主任   说。

刘老憨   卖地的事,你得给大伙讲清楚。

村主任   咦,怪咧,我又没吃死贪污,咋都盯着这事不散伙了呢?再说咧,咱招商引资,不就是为了大伙么?舍几亩碱场地,咱农民就能当工人、拿工资,有什么不好?咋就跟我犯了啥事啊似的呢?我······好认真是做不得呀!

刘老憨   这话,你敢当着大伙的事说明白?

村主任   咋不敢?今晚上我就开村民大会!

刘老憨   嗨嗨,早说这话,不就省了我这酒了嘛。(欲走)

村主任   嗯?刘老憨,你给我站住!

刘老憨   嘿嘿,不陪咧。(又欲走)

村主任   (一把扯回)坐下。

刘老憨   再喝我就多咧。

村主任   喝,我叫你喝!(端起杯将酒泼掉)

刘老憨   耶,咋咧?

村主任   少装傻!玩心眼玩到我头上,你!······

刘老憨 好了好了,别生气嘛。

(唱)愁伤肺,气伤肝,

何必动怒招心烦?

老憨也是为你好,

不得已,出此下策进忠言。

好在你已答应俺——

村主任 答应你?哼!

(唱)我原话收回,从此免谈。

刘老憨 收回?不开村民大会咧?

村主任 不开了。心里没有鬼,不怕喝凉水。不管他,由他们闹腾吧!

刘老憨 那,我也不管咧。他们想停工就停工,愿上访就上访,爱告状就告状,告到乡、告到县,一直捅到国务院。你呀,看着办吧。(欲走)

村主任 等等!这事,能闹那么大?

刘老憨 大伙都蒙到鼓里,猜啥的没有哇。等闹起来还有边吗?

村主任(沉了沉)憨哥,这么说,你还真得做做工作。

刘老憨 你不说明白,我能讲清楚嘛。(又欲走)

村主任(拉住)今晚上那会,咱照开,行不?

刘老憨 我是三岁的孩子吗?来回折腾着玩儿。(仍欲走)

村主任 哎哎哎,不说这事咧,咱喝酒,喝酒!哦,喝好的。(拿出好酒)

刘老憨 别启了,我就回去等着开会咧。

村主任 嘿嘿,刘老憨,你甭以为我离了你这个人不行,告诉你,我是离了调解不行!

刘老憨 耶,村长就是村长啊。

村主任 捎着,捎着回去喝。(递酒)

刘老憨 还……还捎吗?(接了酒)嗨嗨,大曲换老窖,这差事还值得一干来。

【收光。

【一束光下,老憨同花婶促膝相谈。

花  婶 这些日子,你可瘦多咧。

刘老憨 瘦了显年轻嘛。

花  婶   可不,眼眶子都眍了。

刘老憨   村里的杂事也是多点了。(拉过手)花儿,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花  婶   说呗!

刘老憨   咱那喜日子,再推几天吧?

花  婶   为啥?

刘老憨   我想把夜校办起来,村里的明白人多了,零碎事也就少了。

花  婶   你呀,真是个操心的命。

刘老憨   花儿······

花  婶   憨哥!(欲亲近)

{忽然,众村民哄笑着跳出来,围住嬉闹。

{锁儿气喘吁吁的跑上。

锁  儿   爹,东头栓柱家又闹开咧,快去看看吧!

二赖子   咦,你咋也管开这号事咧?

锁  儿   给俺爹当个传令兵呗!

{众笑。

{伴唱:庄 稼 院 乱 事 多

猪 拱 墙 根 鸡 刨 窝

勺 子 碰 得 锅 沿 响

家 长 里 短 闹 口 舌

哎哟   哎哟

鸡 毛 蒜 皮 扯 不 清

好说也得说难说也得说

哎 嗨 哎 嗨 哎

{收光。

{剧终。

 
音乐制作 更多  
· 谈谈如何写好曲子-网络摘选
· 歌曲创作中歌词与曲调的关系探析(也是模板
· 怎样创作流行歌曲的歌词
· 简谱中的转调方法(1)
· Mac系统快捷键大全!
· 苹果教程
· 使用VST 插件母带制作教程
· 传说中的母带大揭密
器乐教学 更多  
民族乐器:扬琴
扬琴:击弦乐器。又称洋琴、打琴、铜丝...
· 《扬琴新韵》--李玲玲演奏
· 李玲玲扬琴教程—视频
· 许学东扬琴教程—下
· 许学东扬琴教程—上
· 扬琴独奏 拉萨行 黄河
姊妹艺术 更多  
戏 曲
戏曲指的是中国传统的戏剧。戏曲的内涵...
· 曲剧《李天方专辑》ok
· 再芬黄梅艺术剧院《精品小戏》
· 二人台小品:《土豆开花》
· 【二人台小戏】《喜上喜》
· 曲剧小戏《光棍戏寡妇》姚军良 李素云
曲 艺
曲艺是中华民族各种“说唱艺术”...
· 京韵 东营神韵 段莲琴唱
· 山东琴书-简介
· 山东琴书《泉婆婆》
· 京韵:重整河山待后生(乐百家艺术团)
· 戏曲小品《回门》-白军选
业余票友 更多  
· 东营市“建大杯”吕剧演唱大赛海选第一场(
· 吕剧小戏《装爹》
· 一曲唱念做打 道尽人间真情 吕剧演员的台
· 坠琴独奏【吕剧随想曲】-陈天胜
吕剧知识 更多  
· 吕剧四大件是哪四件?
· 吕剧音乐创作:两个坚持
· 戏曲武场鼓点
· 吕剧代表性传承人——焦黎
关于春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春秋淘宝 |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2011 吕剧春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17334号-1   QQ:29364163   QQ群:29463749    

 鲁公网安备 37052102000166号